新聞中心

創造KDL品牌,取信億萬用戶

新聞中心

INFORMATION

行業動態
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 / 行業動態
谷歌眼鏡進入中國手術室 破解醫療糾紛困局能否出力
更新時間:2016-06-07 13:10:45 瀏覽數:
“OK,Glass”,夏志敏醫生站在手術臺前,發出第一個指令,架在鼻子上的谷歌眼鏡瞬間啟動。“take a picture”,眼鏡聽到指令后拍了一張照。“record a video”,視頻拍攝應聲開啟。這是谷歌眼鏡在中國內地首次走入手術室,它記錄下手術過程,成為醫生鼻尖上的自動攝像師。
 
 
 
 
 
       新武器谷歌眼鏡一經問世,就被醫療界納為新寵。我國醫療界計劃實現幫助醫生寫病歷,“漢語版”將在6月亮相國內,遠程會診也在籌備中,或許在調解醫療糾紛上,谷歌眼鏡也能出一把力。
 
       戴著谷歌眼鏡準備進入手術室的夏志敏醫生。
       3月26日清晨,杭州骨科醫生夏志敏特意摘下了無框近視眼鏡,換上隱形眼鏡。上午9點,一臺鷹嘴骨折切開復位內固定手術在等著他,這只是7年手術中普通的一臺。不同的是,這次他要戴上谷歌眼鏡。
       這副漂洋過海而來的谷歌眼鏡閃耀著銀灰色金屬光澤,右側鏡腿又寬又長,藏著觸摸控制板、語音接收器、16G存儲芯片、傳感器、紐扣電池等設備。鏡片右上角有個攝像頭,戴上后可以看到右上角出現一個方形小屏幕,這是微型投影儀。注視著它,等同于從2.4米處觀看25寸屏幕,清晰而有距離感。
       眼鏡很輕,只有區區50克,但這是個“燒錢的玩具”,售價加上運輸約花了2000美元。
       夏志敏已經在網上觀看了使用教程,而新潮的谷歌眼鏡早在他的圈子里引發了震動,連平時不茍言笑的主任教授都搶著戴上眼鏡自拍。
       進入手術室前,夏志敏將眼鏡調到了待機狀態,“這樣在整個手術過程中,我就可以不再觸碰它了。”
       術前準備妥當,他微微抬了一下頭,透過右眼上方45度的棱鏡,可以看到屏幕上清晰地顯示著當前時間和啟動口令。
       “OK,Glass”,眼鏡瞬間啟動。“take a picture”,他緊接著說出第二句指令,眼鏡拍了一張照。
       “record a video”,第三句指令發出后,視頻拍攝開啟。之后在1個多小時的手術時間內,谷歌眼鏡一直默默地記錄著手術過程。
       手術結束,夏志敏給谷歌眼鏡充電后,將視頻內容導入電腦,看到以自己的視角拍下的手術視頻,“圖像質量不錯”。
       被夏志敏稱做“鼻上攝像機”的谷歌眼鏡,解決了之前讓醫生傷腦筋的手術室內拍攝難題。以前,重要手術需要攝影師或助手專門來拍照片或錄像,主刀醫師就需要把最佳位置讓出來,或者為了拍照被迫暫時中止手術,而沒有經過專業訓練的攝影師,不經意的觸碰會污染整個手術臺,給病人帶來感染發炎的風險。
       夏志敏很欣賞它的語音口令功能。手術中,外科醫生的手只能在腰以上、肩以下范圍活動,扶眼鏡、擦汗這種瑣碎的動作都是被禁止的。而如今,說出“Take a picture”,谷歌眼鏡就會幫忙拍照,解放了醫生的雙手。
 
       能解醫療糾紛嗎?
       夏志敏成為國內最先嘗鮮的醫生,緣于他的另一個身份,丁香園網站副主編。網站搶購谷歌眼鏡主要用于醫療應用的開發和測試,合作者是最先在國內進行谷歌眼鏡應用推廣的何英琪團隊。
       在國內完成首次手術實測后兩天,丁香園CEO張進博士在《中國實用外科雜志》的高峰論壇上,第一次發布了他們對谷歌眼鏡在外科領域應用場景的概念設計。
 
 
 
 
 
       在設想的場景中,醫生用谷歌眼鏡掃描二維碼,登錄個人賬號,查看自己負責的病例,并根據屏幕提醒完成術前談話,避免遺漏。而征得患者同意,就可以對術前談話整個過程錄像。
       廣州谷歌開發者社區的組織者何英琪笑稱,如果把解決醫療糾紛納入谷歌眼鏡的硬需求,恐怕谷歌眼鏡對術前談話的錄音錄像,并能拍下患者家屬的簽字場景,是最有幫助的環節了。
       但更多的設想源于對醫生手術的支持。到手術室前,醫生可以通過眼鏡屏幕查看手術安排情況,病患資料,翻頁只需要通過抬頭和低頭的動作完成。手術中還可以通過語言控制調用患者的各種影像資料,如查看解剖圖譜,關鍵 步 驟的手術圖片。若碰到疑難情況,醫生還可以通過遠程視頻電話尋求幫助。何英琪介紹,遠程會診的功能應用也在他們的計劃中,正在進行技術儲備。
       夏志敏介紹,谷歌眼鏡在手術中的錄像,還可以通過多終端進行手術直播和互動。何英琪團隊也看中了谷歌眼鏡第一視角的拍攝優勢,“這些手術中醫生視角的視頻是很好的教學片”。
       不過回看手術錄像,夏志敏還是發現了問題。雖然是第一視角,但是攝像頭實際位于右眼右上方,在錄像中,手術視野中心出現在了屏幕偏左下方的位置。另外,在無影燈強烈的明暗對比下,有些鏡頭白茫茫一片,鏡頭不能調焦,無法對某些關鍵的局部細節進行特寫式成像也讓他覺得遺憾。
       概念設計中的部分功能,在夏志敏手術實測后一個月,就在國內得到了應用。
       4月29日,谷歌眼鏡亮相深圳希瑪林順潮眼科醫院,院長林順潮曾公開表示,目前他們主要用于病人資料的云端數據儲存、共享,特別是通過無線的方式訪問病人的記錄,迅速同步患者病歷信息,制定出更合適的治療方案。
       “比方說,這個病人的眼皮是垂下來的,我們就按最好的方案設計好,設計好后放在電腦,做手術做到一半的時候,拍圖像傳到電腦,兩者可以作比較,這個數據更準確”,林順潮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介紹說。
 
       6月發布漢語版
       何英琪團隊在國內較早開始谷歌眼鏡的應用開發,因為谷歌眼鏡只能接受英文指令,他們的第一項任務就是開發中文支持系統,讓谷歌眼鏡“聽得懂”漢語普通話。
       “從去年1月拿到眼鏡,10月作出中文的云引擎,做完內容后一直在優化,配合谷歌眼鏡每個月的升級進行版本匹配”,何英琪透露說,最快在6月份就會在國內發布谷歌眼鏡的漢語版系統,“我們從論壇數據推斷,目前使用谷歌眼鏡在中國已經有一千多副。”
       谷歌眼鏡并非專為醫療領域設計,但它甫一問世,各國醫療界都已開始探索其功用。
       從燒錢的玩具到專業的工具,第二代谷歌眼鏡與第一代相比,在性能和工藝上已經有了長足進步,但仍遠遠不夠。在夏志敏的手術實測中,一個多小時的手術還沒結束,谷歌眼鏡就偃旗息鼓。“電池續航的確是谷歌眼鏡的軟肋”,何英琪介紹,第一代谷歌眼鏡電量只能支持40分鐘錄像,現在延長到1個多小時,但醫療的專業需求對谷歌眼鏡性能提出了更高要求。“以前只是拍照片、錄視頻,現在要拍長視頻,還要壓縮、無線傳輸等等,其實功耗是以前的幾倍。”
       而遠程會診、實時傳輸演示甚至記錄病歷,這些功能在國外的醫療界都已得到了試驗。
       “可惜這些功能我都沒用上”,夏志敏不無遺憾。原來,這副谷歌眼鏡接入網絡只能通過掃描二維碼這一種方式,需要先將Wi-Fi賬戶轉成二維碼才行。
       而在中國大多數醫院都沒有Wi-Fi.不接入網絡,谷歌眼鏡的功能就要大打折扣。
       在我國處于開發階段的谷歌眼鏡,即將實現的功能是幫助醫生寫病歷。丁香園和何英琪團隊已經在嘗試,醫生戴著谷歌眼鏡可以識別患者語音,還能把醫患的問診對話當中的要緊信息轉化成文本;醫生動手給患者查體,谷歌眼鏡可以感知疼痛的體征,并把部位相應地標示出來。
       谷歌眼鏡在國內仍是概念大于應用,何英琪認為開發能力不會比國外差,但機會確實比國外的醫療應用開發公司要少。除了語言障礙,還有體制綁定關聯,“難度很大,突出體現在病歷的限制上。”
       想要利用谷歌眼鏡問診,調閱患者病歷,就必須和醫院的信息管理系統(HIS系統)打通。而在國內,幾乎每家醫院在HIS系統問題上都是各自為政,封閉而獨立,沒有辦法實現電子病歷共享。“我們希望從底層數據開始改進。”夏志敏預測,這將是個龐大而漫長的工程。
       而谷歌眼鏡泄露隱私一直是最受詬病之處。率先使用谷歌眼鏡的波士頓柏斯以色列醫學中心,已經注意到隱私保護。戴著谷歌眼鏡掃描二維碼,只有在他們院區內才有效,病人的病歷系統也是只能在醫院用。
       在夏志敏的思考中也有些繞不過去的問題:谷歌眼鏡是否屬于醫療器械?用谷歌眼鏡記錄醫療視頻是否需要患者知情同意?這些涉及倫理的問題還沒有現成答案。
 
(摘自科訊網)
Copyright ? 2019 上海康德萊企業發展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   
足球博预测软件